公式专区

”那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

罗州市最大的风景名胜就是万安山,许敬之决定在清风峡深处,建一座数百平方米的大帐篷,作为群鬼暂时的栖身之所。小胡子望著峡谷内高大的树木,向许敬之问道:“老大,我看你买了这么多帆布,估计是要建一个巨大的帐篷,不知道有什么用处?”许敬之笑著说道:“这要作什么用,我不方便跟你明说,不是我拿你当外人,是怕把你给吓死。”小胡子故作不满地回答:“老大,我也是走南闯北,风里来、雨里去的人,还没什么事可以把我给吓死。”许敬之笑道:“好,那你听说过市立第二附属医院的事吧?”小胡子点点头,回答道:“知道、知道,那种事在罗州市内闹得很厉害,听说医院里有那种东西,当然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,老大是高人,您相信有这种事吗?”许敬之看著他的眼睛,神秘地说道:“我今天要你帮我做的这件事,就是和第二附属医院有关系的,我把那里的鬼全叫到这里来了,现在要搭的这个巨大帐篷,就是要给它们住的。”小胡子浑身一震,胆怯地看了看四周,用发抖的声音说道:“老大,你不是开玩笑的吧?那些鬼很猛的!”一旁抬著帆布,拿著大铁钉的小太保们,也惊慌地看著周围。许敬之看著他们如受惊小鸟的样子,哈哈大笑道:“有我在这里,你们怕什么,何况你们帮它们建房子,它们只会感激你们,怎么会反过头来害你们?”虽然小胡子他们仍然感到害怕,但是许敬之给他们吃了定心丸,而且现在是大白天,乾坤朗朗,胆气壮了不少。小胡子说道:“老大,那要怎么建这个大帐篷?我们就这几个人,要不要我再多叫些人来?”许敬之摇头说道:“我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你们也不要说出去,这几个兄弟就够了,我有办法。”六个小混混依照许敬之的吩咐,手牵著手站在一起,小胡子站在旁边,十四只眼睛都望著许敬之,不知道他要弄什么玄虚。只见许敬之双眼微阖,法相庄严,嘴里念念有词:“诸神之力附于其身,金刚之体不离不弃,法咒显圣灵!”只听天空中“哗啦啦!”的响起晴天霹雳,一道细细的闪电,从空中直落而下,在白昼中几乎看不见,闪电击在最左边的小混混身上,几个小混混同时全身剧烈地抖动起来,其中一个大叫道:“老大,我全身闷得难受,有股力量在身体里左冲右突,好想发泄出来!”黄豆大般的汗珠,从他们的额头上滚落下来,众人脸色蜡黄。小胡子惊讶地问许敬之:“老大,这是怎么回事,他们没事吧?”许敬之也是一脸不解,他说道:“这是大力金刚咒,能同时施展在很多人身上,我也不知道,他们为什么会如此难受!”话音未落,只见那几名小混混举起手中的利斧,疯狂地砍向身边的参天古树,那些一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大树,刚一接触到斧刃,便“啪嚓!”一声,轰然倒下,如摧枯拉朽一般,大树倒向地面,扬起漫天尘土。没过多久,地上便横七竖八地倒了数十根的大树,急得许敬之在旁边连连叫停,那些小混混们哪里停得下来,又纷纷高举著在阳光下闪著寒光的斧头,朝别的大树砍去。“神灵火急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!”五鬼搬运咒越用越熟练,六个小混混全部飘浮在空中,手舞足蹈的狂叫著,样子是极度的疯狂,许敬之也暗暗心惊,如果这些小混混身体有了什么意外,那他是万死也难辞其疚了。大力金刚咒的威力巨大,幸好是六个人一起分担的,如果是一个人或者少几个人,那么受术者的肉体,将承受不了天降神力,身体会四分五裂而死。良久,六个人才平静下来,许敬之连忙将他们扶倒在地上,小混混们躺在地上没有动弹,小胡子和许敬之恐慌的对望了一眼,同时跑上前去,摸了摸每个小混混的鼻息,还好,鼻息尚存。两人松了口气,许敬之道:“吓死我,我还以为他们死了。”小胡子带著埋怨的口气道:“老大,你以后用法术时小心点,死了人很麻烦的。”当混混的永远不会把别人的生死放在心上,他们只会担心自身的安全,别让麻烦找上自己就可以了,小胡子之所以明明知道许敬之不是平常人,而没有大肆宣扬,就是想单独“占有”许敬之,好让他给自己“生”出钱来,知道许敬之秘密的人越多,他自己非但没有任何好处,而且说不定还有麻烦。许敬之也觉得自己太莽撞了,内疚地说道:“实在是对不起。”小胡子眼珠子转转,换了个表情,又笑道:“老大,没事,我又没怪你,只是担心他们全晕了,谁来搭帐篷?”许敬之感激地看著他说道:“我自己来,你在旁边帮点小忙就行了!”小胡子时时刻刻为自己的事操心,这实在是让他感动。接著,许敬之连连催动五鬼搬运咒,只见空中断树乱飞,如巨蟒狂舞,十多丈长和宽的大帆布,遮天蔽日的浮在空中,大铁钉在帆布下面凌空飞梭,整个场面杂乱却有章,就像有几十个看不见的隐形人,在空中忙碌著,小胡子目瞪口呆地看著空中,这是电视里才能看到的玄妙无比场面。“轰!”的一声巨响,用帆布制成的巨大蒙古包,已经做好落在了地上,许敬之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无比骄傲地看著自己的杰作。小胡子惊讶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口中喃喃地说道:“神仙,活神仙……”许敬之走了过去,把小胡子扶了起来,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:“我是把你当成了自己人,才对你没有隐瞒的,连我同学都不知道这事,我是怕他知道后,传了出去,那就掀起轩然大波了。”小胡子满脸崇拜的对他说:“老大,放心吧!我这人嘴巴稳著呢!反正我这辈子是跟定你了。”许敬之被小胡子的表面功夫迷惑了,由衷地说道:“你这个朋友值得交。”小胡子也拿出誓死效忠的表情,说道:“我也是,你这个老大,值得认。”两人仰天大笑,空谷激荡著回音,一群乌鸦被惊得煽动著翅膀离巢而起。倒在地上的小混混们,也慢慢的醒了过来。许敬之把他们一个一个的扶了起来,再帮他们把身上的灰尘拍乾净,歉意地说道:“都是我不好,让你们受罪了。”小胡子在后面笑著说:“他们别的罪没受,可惜大开眼界的事情没有看到,这是个遗憾啊!”小混混们也低声说道:“老大,我们没事,您别担心。”许敬之心里还是过意不去,对他们说:“今天晚上,我请你们吃饭,吃好的,想到哪里吃?尽管开口。”小混混们一听可以吃好的,相互惊喜地看了一眼,接著看了小胡子一眼,全低著头没有吭声。小胡子笑著说:“看我干什么?老大真心实意的想请你们吃一顿饭,你们想吃什么就大方说出来,别大姑娘似的还害羞。”许敬之用鼓励的眼神看著他们,他上次玩扑克牌扎金花赢的钱还没花完,学校又给了他五千元的医药费,口袋里正有钱。一个小混混说:“那老大就请我们去‘黑龙潭’吃虾泥火锅吧?”其他混混纷纷点头。黑龙潭的虾泥火锅,是全国有名,配方独特、口味极佳,不过是高档消费,一般人吃不起。小胡子说道:“你们几个小子倒还真会吃啊!你以为老大是开银行的啊?”许敬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,对他们笑道:“好吧,就请你们吃虾泥火锅,不过我可跟你们先说好啊,我口袋里只有几千元人民币,你们要是再点别的值钱菜,那我只怕买不起单了。”小混混们一听他答应,都高兴地说道:“老大放心,就点这一个名贵的菜。”许敬之搂著他们的肩膀说道:“好,出发吧!”两辆计程车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式房子前停了下来,正门顶上的墙壁刻著“黑龙潭”三个用朱砂涂抹的大字。两名保安跑上来,恭敬地拉开了车门,迎接许敬之他们下车,服务真是周到。这里的鱼、虾都是开餐前才宰杀,保证食材跟配料都很新鲜,而加配料精做成的鱼泥、虾泥更是享誉国内,下火锅时卷成长条,吃起来口感滑嫩爽口,营养高、易消化。服务生将他们迎到一间小包房,点了虾泥火锅之后,又点了几样小菜、几瓶啤酒。几个人吃得满脸红光,小胡子对他几个手下说道:“怎么样,跟老大办事不吃亏吧?”几个小混混一边吃菜,一边含糊地答道:“不吃亏,不吃亏……”喝了几杯后,许敬之说道:“各位不好意思,上趟洗手间,这啤酒就是容易涨肚子。”小胡子他们笑道:“老大快去吧!憋坏就不好了。”许敬之向服务生问清洗手间的位置后,连忙赶去,迎面走来一对男女,那男的说道:“这是谁啊,怎么这么巧?”许敬之抬眼望去,原来是唐勇杰,在他身边的竟然是班花刘莉倩。唐勇杰一身笔挺的黑西服,皮鞋擦得乌黑发亮,刘莉倩则穿著一件天蓝色的连衣裙,披著黑色的小外套,俨然是一对金童玉女。许敬之看见他就来气,冷笑道:“的确很巧啊!”唐勇杰说道:“相请不如偶遇,一起吃吧?我请客!”刘莉倩可能是被许敬之看见和唐勇杰在一起不好意思,正打量著别处。许敬之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不用了。”转身而去,连洗手间也不上了。唐勇杰在身后说道:“别这么爱面子啊,谁请你都是一样啊,我作为同学请你也是情理之中。”许敬之一听,怒气大盛,掉转头来大步向他们走来,唐勇杰见他那副怒目圆睁的样子,以为他要打架,急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?这里是高级场所。”许敬之走到他们跟前,没有理他,却对刘莉倩说道:“班上的人都说你是孤傲清高,我也一直认为你是朵不受淤泥污染的白莲,我现在才知道我看错了!”他用手指著唐勇杰,眼睛盯著刘莉倩说道:“原来你喜欢这种满脑子豆腐,拿钱塞学校的人,看来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。”说完,许敬之不屑的大步离开,回到自己的包厢。小胡子问他怎么就回来了,他没有说话,气恼之下,一拳打在墙壁上,小胡子他们猛地全站起来,大声道:“老大,是谁让你难受了?说出来,让我们去修理他!”许敬之没有回话,恨恨的看著墙壁, 香港六合开奖现场直播结果众人知道现在不是多问的时候, 香港六合一码只好静静的陪在一旁。残月如钩,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斜斜的挂在天上, 香港内部推荐特码单双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。计程车的车窗玻璃上,反射著路边的繁华,行人来往穿梭不断,不时有靓丽的女郎,姿态秀美的骑著轻便小巧的女式摩托车从旁边擦过。不过这一切都引不起许敬之的兴趣了,两位让他心仪的女性都是别人的,他现在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,看著街上亲热无间的情侣,他心里不停的在问:“为什么只有我是独自一个人?”他也需要温暖,有时候需要有人哄他;看书写字的时候,需要有人在旁边陪著他;过马路的时候,希望有人能牵著他!他并不需要别人的保护,他需要的是被人呵护的感觉,他也不是很需要别人给他温暖,他需要的是有一个人能让他真心疼爱……但是这些好像很难,他觉得眼睛有点湿湿的,他不想被计程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见,只好把头别到一边。前面堵车了,汽车、摩托车像一锅粥一样的堵在那里。司机嘀咕著:“早知道,就不抄这近路了,现在的车太多了,路稍微小点就给堵住了。”车流缓慢的向前移动著,司机问道:“听收音机吗?”许敬之从鼻子里“嗯!”了一声,脑袋歪歪的靠在头垫上,望著窗外的车流。“您好,这里是星沙之声广播电台!”收音机打开后,传出电台女主播那几乎完美的音色:“我是你们的主持人小蓉,今天我给大家讲一段小故事,有一家三口,爸爸、妈妈都是工薪阶层,儿子大学刚毕业赋闲在家,本来一家其乐融融,哪里知道不幸降临到这个勤劳、善良的家庭里。“爸爸和儿子都有蚕豆症,这是种罕见的遗传病,现在父子两人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家庭负担全落在妈妈一个人柔弱的肩膀上,不久妈妈也病倒了,是劳累过度和营养不足导致胃出血,三人的医药费,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,而且还负债累累,昨天爸爸已经挣扎著出了院,他要出去打工,来继续负担每天数百元的费用,这是多么伟大的亲情啊!是多么顽强的生命力!我也在此呼吁善良的人们,来帮助这个家庭,有心人士可联系本电台或人民医院……”司机叹了口气道:“好命苦的一家啊,可惜我没有很多钱,唉!”许敬之虽然不是学医的,但是他也知道蚕豆症是一种常见的遗传病,弄不好可能危害性命。别人的一家面临如此绝境还能顽强面对、勇敢奋斗,自己为了两个女人就怨天尤人,实在是太可笑了!自己的爸爸、妈妈,也是善良勤劳的人,凭什么他们的儿子,就要为别人家的女儿伤心难过?没有女人就没有女人!关心、照顾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爸爸、妈妈,才是最重要的。许敬之的头离开了靠背,身体也坐直了,他在心里默默发誓道:从今往后,再也不让任何人左右自己的心情,我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,我要我的爸爸、妈妈,比世界上的任何父母都要过得好、过得快乐!当车流终于疏通了,计程车如一匹欢快的野马向前奔去。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,许敬之接起来一听,是黄家圣打来的,让他没好气的问道:“你这小子,一天一夜了,你到哪里去了?”黄家圣爽朗地笑道:“当然是泡马子去了,你在哪里?我介绍给你认识。”“介绍给我认识干什么?是你女朋友,又不是我女朋友。”许敬之没好气的说道。黄家圣骂道: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新交的马子,第一个不介绍给你认识,要介绍给谁认识?”许敬之不耐烦地回答道:“好了、好了!我现在在计程车上,马上就回来,你到学校门口等我!”说完挂了电话。校园围墙外的一排梧桐树下,一男一女正勾肩搭背的站在一起,那男的身材比较熟悉,许敬之一眼就认出来了,正是他那好色的好朋友黄家圣,那女的长发披肩,树影遮住了路灯,害他看不清楚样子,估计就是黄家圣新交的女友了。许敬之走了过去,对黄家圣开玩笑道:“站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,就不怕被人当贼打啊?”黄家圣握起拳头,打了他胸口一下,骂道:“你这小子,见面就没好话说!”转头对那女孩子说:“这是我同学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,叫许敬之,一个有色心、没色胆的家伙。”听到黄家圣如此介绍自己,许敬之有些羞恼,说道:“你小子少胡说八道了。”那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,说道:“真有意思,你们还好哥们呢!见面就互相这么损对方,不过这也足以证明,你们的确感情很好。”许敬之借机仔细的打量她一眼,长得不错,眼睛不大但清澈,气质也比黄家圣以前那个女朋友清纯多了,一看就知道受过一定的家庭教育。他正准备说话,黄家圣对著他身后喊道:“罗老师好!”许敬之吓了一跳,回头望去,果然是白发苍苍的罗老师,看样子刚从外面回来,要回到学校里的教师宿舍去,他也连忙叫了声罗老师好。罗老师自从上次的事后,就对许敬之很有好感,刚向三人点头微笑,就对许敬之说:“听说这个星期一的秋季联运会,你一个人报名参加了七个比赛,吃得消吗?可要多注意身体哦!”许敬之摸著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回答道:“应该没问题吧,我身体好著呢!”罗老师笑眯眯的对他说道:“那就好,祝你有好的成绩。”又对黄家圣和他女朋友点头笑了笑,转身进学校去了,看样子他把黄家圣的女朋友,也当成这个学校的学生。罗老师的话,公式专区却让黄家圣的女朋友吃了一惊:“在秋季联运会里,你要参加七项比赛?”许敬之点点头,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是啊!”黄家圣抱著女孩笑道:“我已经跟他说了,等他的七项比赛参加完,医院的病床上,肯定又要多出一位劳累过度的病人了。”女孩娇嗔地打了黄家圣一下,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说你的好朋友?”接著对许敬之甜甜一笑,说道:“他如果以后欺负你,你告诉我,我会教训他的,呵呵,预祝你能在比赛中拿到好成绩!”接著天真地说道:“如果你能在七项比赛中都拿第一名,那你可是超级天才了。”许敬之在羡慕黄家圣的同时,心里也猛地一惊,他本来的确是打算拿七个第一的,现在想来那样做的话,的确太引人注目了。黄家圣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:“你在想什么?我女朋友在跟你说话呢!”又对他女朋友说道:“他就是这样老走神,上课也是的,不过上次的模拟考试,他是全班第一,原来还真有瞎猫碰到死老鼠的事。”许敬之急忙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你只介绍了我,还没介绍她呢!”黄家圣一拍脑袋说道:“我差点忘记了,这是我的女朋友,市医学中专的学生,叫林丽娜!”说完,把头凑到许敬之的耳边,低声说道:“这个正点吧?”许敬之对他点点头,说道:“很不错。”林丽娜眨著明亮的双眼,望著他们问道:“你们偷偷摸摸在说什么?是不是说我的坏话!”两人忙笑著否认,夜风把他们的笑声送出老远。笑完后,黄家圣对他说道:“走,去吃点消夜。”许敬之摇摇头说道:“晚饭吃得太多,到现在还没消化完呢!再去吃,就会变成肥猪了。”黄家圣强烈的要求道:“少啰嗦,走吧!你多做点运动,就不用担心脂肪过多了1林丽娜也在旁边恳求道:“去吧,一起去吧!只有我和他的话,那就太乏味了。”吃软不吃硬的许敬之,对黄家圣叹著气说道:“好吧,到哪里去?最好就在这附近,随便吃点什么就好。”黄家圣走过来揽住他的肩头说道:“好,就让我看看谁会吃消夜吃到撑死。”许敬之的手机,在这时响了起来:“我先接一下电话。”许敬之挪开黄家圣的手,接听了电话:“喂!是谁?”“老大,是我,小胡子!现在有点急事,你能不能到五一广场来一趟?”这是小胡子第一次在晚上打电话来,看来是真的有急事找他。许敬之走到小路的另一边,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?”小胡子在电话那端急促地说道:“有个兄弟欠别人点钱,对方请了‘翻天狗’来要帐,现在我们都在五一广场这里对上了。”许敬之好奇地问:“翻天狗是什么人?”“是本市黑道上很有名的人,是个厉害角色!”平时小胡子和他的手下,对他是有求必应,现在小胡子有事了,他自然不能推脱,何况还认了他做大哥,于是许敬之说道:“好的,我马上就来,你们在那等著。”挂了电话,许敬之对黄家圣和林丽娜说道:“这回就真的不能陪你们去,小胡子有点急事找我!”黄家圣深明大义地说道:“既然是他找你就没办法了,这个人对你挺客气的,你必须去,可别让人说我们市立中学的学生,都是不讲义气的人。”许敬之点点头说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又对林丽娜抱歉的一笑说道:“不好意思,不能陪你们了。”林丽娜善解人意,说道:“没关系,我能理解,正事要紧,你快去吧!”许敬之急忙叫了辆计程车,赶到五一广场,只见广场里边一处漆黑的角落里,人影聚集。许敬之连走带跑的过去一看,正是小胡子带著一帮小太保们,和一群流里流气的青年对峙著。小胡子一看他来,喜道:“老大,你终于来了,翻天狗要把我们那个兄弟带走,你说怎么办?”对方阵前一名扎著长头发,脸容削瘦的青年,用著有点不相信的口吻说道:“这……这就是你们的老大?”许敬之听对方的口气,好像很看不起他,心想不拿出点气势来,的确不能镇住对方,于是走到长发青年面前,板著脸说道:“不错,我就是他们老大,你又是哪位?”长头发哈哈笑道:“你连我都不认识,还敢在这里混黑道?”许敬之学著对方的样,也哈哈笑道:“你算老几,认识你,我眼睛会瞎。”长头发眼睛一瞪,喊道:“你敢这么对老子说话!找死啊?”小胡子带著他的手下,冲到了许敬之的身前,对著翻天狗喝道:“你想怎么样?还不知道是谁找死呢!”五一广场上一片杀气腾腾,双方箭拔弩张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翻天狗甩了甩头发,看了看旁边的景色,吸了口气,对小胡子道:“你以为声音大就能吓唬人?现在这个社会讲的是手腕,谁的胳膊粗,谁就是老大,靠声音吃饭的,不如去歌厅唱歌吧!”小胡子不屑的道:“比手腕?你有我们老大有实力?我告诉你,我长得这把年纪,还没见过比他更厉害的人,你对我们老大不敬,那是自讨苦吃。”翻天狗从他身后的一名小混混手上,拿过一把砍刀,用手指在刀背上一弹,发出“铛!”的一声轻响,然后用刀指著许敬之说道:“他怎么个厉害法,有我手中的刀厉害吗?”小胡子他们顿时群情激愤起来,叫嚷的说道:“老大,跟他们拚了吧?砍死他们、砍死他们!”许敬之不想看到黑帮火拚的场面,事情如果闹大,那麻烦就跟著大了,这些人都是没家没室,在外面混惯了的,警察很难找到他们,自己就不同,而且让爸爸、妈妈知道,自己成了黑社会的头,那他们会被急死,于是走到前面说道:“别吵,这事我有办法解决。”小胡子他们立刻安静下来。翻天狗一见对方的人,对这个看似学生的老大如此恭敬,对许敬之的轻视收了不少,说不定对方的这个小老大,还真有什么大背景不成。许敬之对著翻天狗说道:“你怕不怕鬼?”翻天狗先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哈哈大笑:“这小子莫名其妙,你不是想说砍死你们的人后,都会变成鬼来找我们吧?你们活人我都不怕,我还怕你们变成鬼来找?”许敬之想到用医院里的那群猛鬼,来吓唬、吓唬他们,这样就可以兵不血刃的解决这事了,小胡子也猜出他七、八分的心意来,在他后面含笑不语。许敬之看著翻天狗说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你等会儿别把尿都吓出来了!”转头对旁边的空地喊道:“小红,你快去白天我带人建房子的地方,把市第二附属医院的那群厉鬼叫来,就说我有事请他们帮忙。”只听凭空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:“好,马上就去。”翻天狗他们听得吓了一跳,连许敬之这边有些不明真相的人,也发出嗡嗡的议论声。翻天狗身边的一个混混,低声说道:“大哥,我看是这小子故弄玄虚,也许身上藏著个小型答录机之类的东西,来吓唬我们!”看样子他是翻天狗的心腹。翻天狗想了想,说道:“我心里有数。”然后对许敬之说道:“这些装神弄鬼的事就不要弄了,尽快把正事解决了,我拿了人家的钱,自然得帮人家办事,如果你们一拖再拖,想跟我耗时间,那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。”小胡子在后面插话道:“你拿了人家的钱,那是你的事,想要我把我的兄弟交给你,那是白日做梦!”翻天狗圆睁著双眼,咬牙切齿、凶相毕露地说道:“那就没什么客气话好说了,兄弟们,给我上,砍死他们!”他身边的小混混听到他的号令,纷纷高举著铁棍、砍刀蜂拥而上。小胡子也喊道:“兄弟们上,给我砍!”双方叫喊著,在这空旷的广场上特别刺耳。双方马上就要兵戎相接,一场火拚眼看就要开始了。许敬之大声喝止著,但场面已经是他控制不了的,双方的人都已经砍上了,喊杀声、棍棒交接声、呻吟声,就像是交响乐一样,充塞著整个广场,广场外边的路人怕惹祸上身,远远地就躲开了。许敬之站在外面,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。蓦地,他发现砍杀的人群中,人似乎多了起来,重重叠叠的,有不少人竟然在地上爬著走,还有小孩、妇女参杂在其中,他仔细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猛鬼兵团到了。跟著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,翻天狗的一名手下,提著一颗砍下来的人头,吓得在广场中四处乱跑,口中不住叫著:“有鬼啊!救命啊!有鬼啊……”在他的身后,竟然紧紧跟著一具快速爬动的无头尸体。紧接著翻天狗那边,又有几个人吓得屁滚尿流、哭爹叫妈的四处逃窜,连翻天狗本人,也被一只断胳膊、少腿的鬼追著跑。许敬之趁机叫喊道:“还不赶快逃到我的身后来。”翻天狗他们这下听话了,一个接一个的躲到许敬之的身后,那些追逐他们的鬼,一到许敬之身前就消失了。广场上的杀戮,终于停止了,双方伤得都不严重,只是有几个的手臂上挂了彩。小胡子得意洋洋地看著翻天狗他们笑道:“怎么样?知道我们老大的厉害了吧!我看你啊,跟著我们老大打天下算了,保你前途一片光明。”翻天狗无力地坐在地上,喘著气说道:“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事?那我们愿意跟著老大混天下了!”其他混混也余惊未消的对许敬之说道:“我们愿意跟著老大。”许敬之把翻天狗扶了起来,说道:“不要叫我作老大,我很不习惯,以后大家都是朋友,叫我许敬之就好了。”翻天狗连说不敢,坚持要和小胡子一样,对他以老大相称,许敬之只有由著他。翻天狗崇拜的对许敬之说:“还真没听说过用鬼道来征服黑道的事,老大,你不会是阎罗王转世吧?我以前不相信鬼神之说,刚才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,我做梦也没想到,世上有像老大这样的神人……”没等他说完,小红不知何故现出身来,翻天狗他们吓得又躲到许敬之的身后。许敬之忙说道:“不用害怕,都是自己人和自己鬼,这些鬼以后是绝对不会害你们了!”又对小红说道:“它们回去了吧?”小红说道:“是的,我叫它们先回去了,有个鬼来报信说,前面的大马路上,有几辆警车朝这边开来,我们是不是先避一避?”许敬之一听警察果然来了,有些著急,翻天狗说道:“老大,去我们的总部躲躲,那里很安全,除了我们自己人,没外人知道。”许敬之看了小胡子一眼,见他没有异议,点头说道:“那好,就麻烦你带路了。”几十个混混们在夜色的掩护下,向广场一边的小巷里跑去。刚进入小巷子不久,就听见身后的广场上,传来几声汽车尖锐的煞车声,和有人快速下车的脚步声,不用想就知道是警察到了,小红的报信报得还真是及时。翻天狗带著他们七弯八拐地走著,穿过几条小巷和几条大马路后,来到一座荒弃的工地前,一座破旧的大房子,孤零零的立在前面。翻天狗抢先走到前面,将房门打开,然后站在一边对许敬之说道:“老大请进!”许敬之慢慢地走了进去,房间很简陋,地上也有些潮湿,靠墙摆放著的几张大木床上,斜斜的插著几根竹竿、挂著低垂的蚊帐,正中的位置上摆了张大方桌,桌子上有个神龛,供奉著三国时代的武圣关云长,这个瓷作的关云长高一尺有余,手握青龙偃月刀,神态威猛、栩栩如生,两边各烧著一根小红烛。许敬之刚走神龛面前,准备仔细端详,突然关云长全身射出一道红光,照在自己身边的空处,只听见虚空中的小红一声尖叫,倒在地上喘气。翻天狗急忙冲了上来,拿起放在大红椅靠背上的一块红布,盖在关云长神像上,接著歉意的对小红说道:“这是我的疏忽,对不起。”小红站了起来,说道:“没关系。”又隐没在空气之中。所有的人都已经进来,最后进来的将大门关上,翻天狗介绍道:“这本来是民工搭建的,因为这块工地的资金上有些问题,一直搁在这,现在民工们都已经回家了,所以我们暂时把这当作总部,这个关武帝的像,是我们自己摆的。”这时屋内所有的椅子,都被几十个混混坐满,几张大木床上也都挤满了人,他们都盯著许敬之看,对这个新认识的老大,他们是又仰慕、又害怕。许敬之环视了他们一眼,告诫他们说道:“关于我的事,你们谁也不准泄露出去,不然严惩不放!”他眼睛一眨,计上心头,用阴冷的语气说道:“凡是知道我底细的人,身边都有一只鬼跟著,你们别乱看,它们都隐身了,只要你们想泄露我秘密的时候,它们就会悄悄地掐住你们的脖子,让你们窒息而死。”这话引得大家打了个寒颤,小胡子和翻天狗也浑身打了个哆嗦,翻天狗说道:“老大,放心吧!我这群小弟绝不敢在外面多嘴多舌!”小胡子也保证道:“我的手下也是,老大尽管放心!”其他小混混也点头称是,他们见小红一直跟随在许敬之身边,自然对许敬之刚才的胡诌之语是坚信不疑。许敬之见他们一个个面露惧色,知道他们相信了,一颗心也就放回了肚子里,他让这帮小混混们知道他的秘密,实在是不得已。接著他问起那个欠钱的兄弟,欠了别人多少钱,翻天狗说道:“据债主声称加上利息,他一共欠了两万元,不过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,这事我不管了,明天我就把雇金退了,他也拿我没办法。”许敬之想了想,现在正是笼络人心的大好机会,于是摇摇头说道:“不用退了,别人要利息是正常的,合乎情理,两万元也不是很多,这样吧,现在我们有这么多人,大家一起凑点钱,帮这位兄弟把债还了,等以后赚了钱,我再还给大家,这钱就当是我这个做老大的向各位借的。”小胡子敬佩地说道:“不愧是我们老大,真够仗义的!”他抓著身边坐著的一个,长得像猴一样精瘦的小混混衣领,用力一提,对那小混混说道:“还不快谢谢老大,不然以后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!”那小混混对许敬之双膝一屈,眼含泪光地跪在地上说道:“小龙谢谢大哥。”许敬之连忙将他扶了起来,说道:“自己兄弟还说这种客套话干什么?”从自己的口袋,掏出几千元,塞到小龙的手里说:“拿著!”又转头对其他人说道:“我这做老大的实在感到惭愧,只有这么多了。”这是实话,上次他请小胡子他们去黑龙潭吃虾泥,吃了一千多,身上只有这些钱钱了,他自己留了一千元要过完这个月。他带了这个头,在场的混混们纷纷掏起腰包来。神龛上青烟袅袅,墙上的日光灯,照射这场爱心大拼凑的活动进行著。这些加起来大概有七十名左右的混混们,凑了一万五千多元,许敬之对著翻天狗说道:“明天你就带著小龙兄弟,当面把钱交给债主,剩下的钱请他宽限一段时间再还,他要是不肯再告诉我,我们另作打算,但是不能让小龙兄弟在那里吃亏,不然我拿你是问!”翻天狗拍著胸脯说道:“老大,你放心,到时候谁要敢动小龙兄弟一根汗毛,我当场就和他拚命。”许敬之笑著说:“拚命就不必要了,我会派我的贴身女鬼小红和你们一起去,有什么事她会帮你们的!”又拍了拍小龙的肩膀说道:“自己的事要自己解决,知道吗?”小龙点点头,说道:“老大对我这么好,就是要我去死,我也不会眨下眼睛。”翻天狗激动地说道:“有鬼帮我们,我们还怕什么?兄弟们,你们说是不是啊!”小混混们也激动起来,叫嚷著,他们为有了许敬之这个神通广大的老大欢呼。天上的弯月似乎也含著笑,将自己的银白光芒洒到这座破旧的大房子上……

  福彩3D第2020067期开出试机号为408,奖号为942。组选类型为:组六,号码大小比为1:2,奇偶比为1:2。

  5月15日,港股物业管理板块再添新员,中部地区最大的物管企业建业新生活正式登陆港交所。5月18日,建业新生活上市次日,盘中放量上扬,今日收盘价10.50港元,上涨25.45%,市值126亿港元超越建业地产,建业地产108.58亿港元。

  原标题:解读足协新政|外援降薪了,中国足球才有底气重塑财务体系

,,今晚三肖三码资料
 
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