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幕资料

将手中卷轴一挡

大概是因为第二附属医院已经盛名远播了吧?在前往这里的路上,车辆和行人都宁愿绕道而行,连许敬之和李巧梅搭乘的这辆计程车,也离医院远远的就已经停住,不敢再前进一步。也许是心理作用,两人总感觉这里的天色,比别的地方要深暗得多,月亮似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能把自己的一点点光芒洒进这座医院。李巧梅自言道:“事态越来越严重了,这简直已经变成一座鬼城了。”许敬之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电视台对这件没进行跟踪报导,于是就问李巧梅。李巧梅说道:“现在是什么年代了,电视台哪敢宣传这种迷信思想,就算他们心里也在怀疑,但谁也不会先捅破这层纸,就像我们的队长一样。”许敬之听她三句话不离她的队长,心里挺不是滋味的,暗想这美女不是喜欢她的队长吧?想到这,许敬之略微带著挖苦的语气说道:“难道你就不害怕吗?”李巧梅点点头,望著死气沈沈的医院说道:“当然怕,要是只有我一个人,是绝对不敢来的,不过我这个人的好奇心天生就大得出奇,现在又有你作陪,总算能壮一点点胆。”说完反问了许敬之一句:“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是很害怕?”许敬之暗暗佩服她的观察力,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中,还能注意到自己的表情,不愧是干刑警这一行的,口中若无其事的回答道:“有你这个当警察的在身边,我还怕什么,有危险你会保护我的。”李巧梅对他一笑,说道:“越来越会说话了,但是我可不是万能的,走吧!”这次医院的大门上了锁,两人只好爬著铁门过去了,许敬之以前对翻墙爬门之事最是反感,这次倒是积极得很,刚攀上大门顶端后,就直接翻了下去,他要赶在李巧梅的前头,这样就可以趁机,借由接她下来的机会一亲芳泽。果然当他在下面伸出双手,示意李巧梅直接跳下来的时候,对方没有怀疑,还真的往他身上落,许敬之实实在在地搂住了她的小蛮腰,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事,而且做得如此不显山露水的,连他自己也暗暗佩服,没想到自己对于吃女人豆腐这一方面颇有天赋,更舍得玩命。李巧梅轻轻地推开了他,扯了扯牛仔衣,说道:“你记住,要紧跟在我后面。”两人小心翼翼的向医院大楼摸去,到了门口,李巧梅紧张得牵住他的手,许敬之对这种意外的肌肤之亲坦然受之,反正又不是他主动的。大楼安静到只能听见他们俩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声,许敬之握著她的手,真的希望这段路永远也走不完。到了二楼,两人伸头向走道里望了望,黑黝黝的,没发现什么动静,正准备向三楼爬去,突然李巧梅说:“我的脚好像有点痒?”许敬之低头一看,只见一对血红的眼睛与自己相视,这个鬼出现得无声无息,一双手正摸著李巧梅白色的运动鞋。李巧梅也低下头来查看,看清楚之后,吓得她“哇!”的大叫一声,跳了起来,许敬之岂肯放过这个大好机会,连忙伸出双手牢牢地抱住她。软玉温香抱满怀,许敬之这时除了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李巧梅外,其他一切都视而不见了,那鬼竟然又把头伸到他们的面前来了,李巧梅近距离一看那张恐怖的鬼脸,吭都没吭一声,又晕厥了过去。许敬之夹克里面的卷轴乱跳,让他奋起神威,一脚把厉鬼踹开,等他把李巧梅轻柔的放到地上时,他发现他的面前竟出现了三只鬼。三只鬼都散发著逼人的气势,匍匐在地上瞪著他,许敬之吸了一凉气,说道:“这医院里的鬼还真不少啊。”中间那一个头发较黑、五官最丑恶的鬼开口说话了:“怎么你不害怕吗?”许敬之冷笑一声,从怀里抽出卷轴,高举过头,对三只鬼厉声喝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还不快快束手就擒,免得我将你们打得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!”右边那个被他一脚踹开的鬼,此时又抖抖嗦嗦的爬了过来,许敬之不退反进,将手中卷轴一挡,那鬼被震得向后翻滚开去。中间那只鬼顿时叫了起来:“不错,果真就是你,就是你毁了我们!”许敬之如丈二金刚般摸不著头脑,困惑回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我毁你们?你没搞错吧?”那鬼说道:“不会错的,就是你运用神力,导致仙力外泄,我们这些灵体吸收了飘荡在空气中的仙力,与自己本身的阴气中和。”许敬之更加听不明白:“什么仙力外泄?你们的阴气被中和,又关我什么事?”那鬼接著说道:“人死后,阳质尽去,只剩阴体,其名字会自动显示在阎罗王的生死簿上,再由阎罗王根据这些人生前的善恶,分配转世轮回,而你使我们的阴气被中和,害我们的名字都从生死簿上消失了,现在阎罗王不认帐了,我们早就为此变成真正的永世不能超生了!”许敬之记起第一次使用六丁六甲之神的情形,这才明白,让这座医院变成鬼城的始作俑者,竟然是自己!他自语地道:“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难道万事真是有其利,必有其弊?”中间那只鬼继续说道:“其实我们也不想害人性命,只是在这医院里待习惯,不想到别的地方去了,这里面的鬼太多,有时候一不小心就让病人看见了,胆子小的……活生生就被吓死了。”许敬之抬著的手垂了下来,内疚的道:“原来是我的错,对不起你们了,那你们以后怎么办?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要是你们越闹越凶的话,恐怕日后事情会不可收拾。”鬼说道:“除非你能说服阎罗王,帮助我们转世轮回,那样一切又可太平。”许敬之想不到真的有阎罗王存在,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想起卷轴上有种法术叫移魂术,大概就是使灵魂出窍吧,那应该可以去地府,这事是因自己而起,当然要由自己解决,于是点头说道:“我答应帮助你们,可是我现在还没这个能力去见阎罗,不过以后会有的,但是你们首先要答应我,从此不再害人性命。”三只鬼一起对他磕头说道:“谢谢你肯帮我们,我们这些鬼之所以在这里害人,就是因为不能超生,心里怨恨之气更重,现在你答应帮助我们,我们保证再不加害任何一人,我们也相信你有这个能力。”许敬之喜道:“那就好,我说出的话,绝对算数!”中间那只鬼继续说道:“不过这医院里的鬼太多,分散在各处,我把大家召集起来,你能不能亲自对他们说一下?”许敬之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亲自说一下,倒是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怕这位姑娘到时候正好醒过来,见到这么多鬼,会被吓死的……”中间那只鬼说道:“这个好办,我用‘鬼迷’来迷住她,就算她到时候不巧醒来了,也是口不能言、眼不能张、全身不能动弹,也就是你们活人俗称的‘鬼压身’!”许敬之半是惊奇、半是玩笑的说道:“啧!你们还真不简单,有这么大的本事, 平特复式六连肖论坛那好吧, 香港六合开奖现场直播结果施完鬼迷之后, 香港六合一码你们就快去把这医院里所有的鬼,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都召集到这里来吧!”话完,其中一只施展好鬼迷之后,三只鬼立刻消失了,许敬之知道他们是去找其他的鬼去了。蹲下身子,许敬之仔细看著李巧梅的容貌,真是越看越爱,他清楚的知道,就算他现在对她上下其手,也能保证对方不会知道,不过这样做,也就代表自己将进入人渣、禽兽的行列了。君子可风流,但万不可下流,是他做人的一贯宗旨。他把李巧梅抱了起来,温柔的将她放倒在走道上的长椅上,地板上太凉了点。三只鬼随后现出形来,对许敬之说道:“所有的鬼都已经到齐了。”许敬之扫视四周,只见走道上,一楼到二楼的楼梯间,二楼到三楼的楼梯间或站立,或趴著,挤满了形形色色的鬼,有男、有女、有老、有少,数一数,鬼数不下于百来个。整个楼道里一片“喝喝”的叫声,许敬之吓了一跳,这么大的声音,恐怕会传到医院外面,忙道:“大家不要吵,安静一会儿。”那三只鬼也齐声道:“大伙安静点,听这个人说话。”现场这才安静下来。许敬之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我先说声对不起大家,我不知道因为我的无心之失,给这么多鬼朋友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,但是我是个敢做敢当的人,这事由我而起,所以你们的问题,我一定想办法帮你们解决,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,可是你们也要答应我,在此期间不能再加害任何一个人,因为别人是无辜的,谁若是再害一条人命,我绝不会放过它!”最后一句,讲得是义正严辞。那三只鬼显然对许敬之是感恩深重,连忙说道:“谁若是不听这位好人的话,我们三个鬼首先就不会放过它,大伙听明白没有?”众鬼齐声回答道:“有劳恩人,不敢违命。”许敬之见众鬼如此信服他,心里很是欣慰,说道:“多谢大家这么明白事理,我相信你们以后都能投个好胎,我能不能再请求大家一件事?就是想请大家换个地方安顿,这里毕竟是医院,是治病救人的地方,你们在这里,那些活人都不敢进来了。”那三只鬼叫道:“你说要我们去哪里,我们就去哪里!”许敬之想起市内的名胜景地,也就是万安山的后山,那里晚上绝少有人迹,于是说道:“大家都知道万安山吧,请大家去迁往那里吧,我可以帮你们建一座大屋,不会让你们受风吹雨淋之苦,并且每个月给大家烧大量的纸钱,来答谢大家对我的支援。”此话一出,群鬼顿时欣然,纷纷鼓掌叫好,三只鬼忽然叫道:“大家给恩人磕头表示感谢。”数百只鬼齐刷刷的一起跪下,弄得许敬之手足无措,忙道:“大家快请起,我可受不起啊,快请起、快请起!”群鬼依言站了起来,许敬之继续说道:“今天天色已晚,请大家先到万安山欣赏一下山色,我明天白天就到后山为大家造一座大屋,先委屈一下大家了。”群鬼还是那句话:“有劳恩人,内幕资料不敢违命。”三只鬼说道:“如此厚待我们,恩人以后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,一定尽力而为,大家是不是?”楼道里又是乱哄哄的,许敬之笑道:“我先谢谢各位的心意了,大家快走吧,我明天一定赶到。”群鬼在三只鬼的带领下,浩浩荡荡向医院大门外走去,随即消失在空气之中。许敬之大大的松了口气,想不到能如此圆满的解决问题,他想起刚才面对群鬼时的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,就是总统说话也不过如此,不由得笑出声来。三只鬼临走时,已经撤了对李巧梅施展的“鬼迷”,许敬之的笑声因此将李巧梅惊醒了。李巧梅睁开眼睛看见他,就哭著扑进他怀里,许敬之搂著她,轻轻的抚摩著她柔顺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没事了、没事了,不要害怕。”李巧梅哽咽的说道:“我刚醒来的时候,好怕自己已经死了,真的好怕啊!”许敬之明显感觉她的身体抖得厉害,爱怜地说道:“有我在这里,没有东西可以伤害得了你。”李巧梅虽然是警察,但毕竟是个女人,何况遇到这种事,谁都会怕得要死。李巧梅这次没有推开他,也许她觉得在这种环境里,只有这位看上去稚气未脱的少年,能给自己一点安全感吧?许敬之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慢慢平息下来,他则尽情的嗅著那迷人的体香,月光温柔的披洒在他们的身上,使他们在月色中融为一体……良久,李巧梅才轻轻推开了他,脸蛋有点泛红,许敬之看著她的艳若桃李般的面容,一时痴了,情不自禁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,双方顿时一震,李巧梅睁著那双大眼睛吃惊的望著他。许敬之也马上清醒了过来,惊出了一身冷汗,他平时是个定力极强的人,刚才被李巧梅的美色所迷,一时身不由己,冒犯芳颜,这时惊骇欲死,对方将会作出怎样的反应,他在脑海里都一一想过,是不是把自己铐起来,以流氓罪拘禁?还是一个大耳光抽来……不管怎么样,他都认了,谁让自己那么没自制力呢!过了一会儿,李巧梅站了起来,冷冷的对他说道:“我不知道今天如果没有你在,我将会怎么样,所以非常谢谢你,你是怎么把鬼赶跑的,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了,走吧,回家!”说完,看都没看许敬之一眼,转身就走。许敬之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“哼,不是有意的?小小年纪就满脑子坏水,算我看错人了!”李巧梅停下脚步,侧著身子,粉脸含霜的看著他,那冰冷的目光足以让许敬之冷死。“那是我一时情不自禁,是因为我喜欢你!”许敬之看见她那种视自己为陌路人的眼神,脑袋里一片空白,他再也顾不得掩饰了,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。李巧梅错愕得望著他,好一会儿才说道:“你说什么?你喜欢我?这不可能,你年龄太小了,而且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男孩子。”许敬之此时什么也不顾了,什么脸面、自尊心,统统抛得无影无踪,他叫喊著:“我七岁读书,现在是高三的学生,已经成年,我可以喜欢女人了!”李巧梅冷笑著说:“那也不代表我就要喜欢你,我喜欢的是成熟稳重的男人。”许敬之不死心地说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?”李巧梅怒道:“我以前是把你当弟弟看待,谁知道你动机不纯,以后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!”对方已经把话说得如此坦白,许敬之顿时绝望了,他望著那张熟悉而又遥远的脸,乾涩地说道:“你喜欢的是不是你的队长?”李巧梅一楞,随即转过身大步向前走去,头也不回的丢下句话:“是的,被你说中了,因为他是真正的男子汉!”许敬之看著她远去的背影,泪水模糊了视线。许敬之无力的跌坐在长椅上,还能感觉到椅子上由李巧梅留下的余温。小红在旁边现出身来,说道:“是这个女孩子不懂得欣赏你,其实你真的是个优秀的男人。”许敬之把头枕在椅子的靠背上,闭著眼,长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她并没有说错,我是一脑子的坏水,也好,这样我也就死心了,本来我就配不上她。”小红第一次用带点感情的语调说道:“你口不对心,唉,傻孩子!”许敬之挺起头,用力的甩了甩,他要把李巧梅的影子,从脑海里甩得乾乾净净、点滴不剩,然后站了起来,对小红说道:“走吧,该回去休息了。”小红说道:“这里怎么办?”许敬之望了望四周,月光比刚进来的时候,要明亮了很多,已经没有问题了,于是对小红说道:“我留下几个字,告诉人们这里已经没事了,毕竟这么大的一家医院,要是空著没人敢来的话,那么受损失的是人民。”小红叹道:“你真的是个好人,可惜的是,并不走桃花运。”许敬之来到值班室,从玻璃窗口向里头查看,就在窗口前的桌子上有几根粉笔。他伸手进去,刚好能够构著,拿起粉笔准备在墙上的黑板上留话,小红提醒他说道:“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,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我们鬼在作怪,你只是随便在黑板上用粉笔留下几个字,谁会相信?别人会以为是医生自己写的。”许敬之觉得她说得很对,问道:“那你说该怎么办?”他的脑子现在很乱,什么事也想不出来,只有依赖小红帮他出谋划策。“你得留下常人办不到的证据,这样也许大家才会相信。”小红想得的确远些。“常人办不到的?”许敬之一回头,看见值班室里的木柜顶端摆著几桶油漆……第二天是星期六,电视台的女主播播报早间新闻:“市附属第二医院,高数十米的大楼顶部墙壁上,有用红漆涂成的几个大字:‘世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,此院已经安全。’还留下了落款人的姓名,叫作‘俗世清流’,看样子是个外号,此事已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,公安部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,指出这个落款人,很可能和第二附属医院住院病人大量死亡的事情,有某种神秘关系,而且此人究竟用何种方法,能在一夜之间,在那么高的楼上留下字迹,也是一个谜,公安局呼吁有知情者尽快前来举报。”罗州市立中学的宿舍内。许敬之懒懒的翻了个身,浑然不觉阳光已经照到他的屁股上了。忽然,枕头下的手机猛烈震动起来,震得许敬之头皮都发麻了,他闭著眼,把手伸进枕头底下摸索,抽出手机后,看都懒得看,慵懒的把手机贴到自己的耳朵上,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喂,谁啊?”“我是李巧梅,有事问你。”李巧梅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气,从电话里传来。许敬之仰身一下子坐了起来,看了看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果然是李巧梅的手机号码,他做梦也想不到李巧梅会再次打电话来,他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,莫非李巧梅对他……“你有什么事要问我?李警官。”许敬之忘不了昨天晚上她那绝情的话语。“我问你,你昨天几点钟离开的市第二附属医院?离开时候有看见有可疑的人物进入医院没有?”李巧梅用警察的口吻说著。原来是为公事而来,许敬之心中更有气了,他不耐烦的回答道:“你走后不久我就离开了,没看见别的人进来,我又不是那里的医生,总不会要我一晚上待在那里吧?”李巧梅的语气缓和了下来,说道:“你是不是还不知道,在市第二附属医院出了什么事?电视台的早间新闻已经报导了,可能午间新闻里还会重播一次,昨天晚上的事,我并没有和别人说起,所以只是单独问你一下,你和这事没什么关系就最好了,就这样了,我挂电话了。”手机那端不再传来声音,许敬之把手机撂到枕头边,满不在乎的又睡了过去,他昨天睡得太晚了,和李巧梅的关系,他现在懒得去想了,他当然也明白附属医院那件事的来龙去脉,那是他运用“五鬼搬运咒”,将装满红漆的漆桶凌空运到数十米高的大楼顶部,在无窗的一面留下了几个大字,这不是常人能够办到的。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钟,他才起床,黄家圣不知道搞什么鬼去了,一晚上都没回来:“难道又去泡妞了?这小子!”许敬之摇著头,下了床。梳洗完毕后,他正准备打电话给黄家圣,看他究竟在哪逍遥快活,这时,小红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现出身来,对许敬之说道:“你昨天晚上答应了那群鬼,今天要去万安山安顿它们,可千万别忘记了。”想不到小红还能做贴身秘书,不过这倒也是提醒许敬之了,他说了声谢谢后,改变了主意,打电话给他的手下小胡子,要他带领那群被他的“五鬼搬运咒”吓跑的原班人马,到学校门口等自己。小胡子对他的话一直是视为圣旨一般,没有迟疑就答应了。等许敬之到校门口时,小胡子果然带著那群在小路上初次遇到他的小混混,一个不多,一个也没少的全数到齐。小胡子看见他来了,满脸笑容的跑上来,说道:“老大这么急著找我,是不是要成立物流公司的事想好了?”许敬之摆摆手说道:“那件事现在不谈,我想请你今天先帮个我忙。”小胡子露出失望的表情,不过马上被笑容替代了,殷勤地说道:“老大,你有事尽管吩咐,说客套话就太见外了。”许敬之看到了小胡子脸上稍现即逝的失望表情,心里笑道:到底是小混混,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重。口中连忙安抚他说:“放心,那件事我考虑得差不多了,我基本上也没什么不同的意见,你放心好了,今天要你帮忙的事就是买十几丈帆布,几把大斧头和一些大钉跟我去万安山,能不能帮这个忙?”小胡子听他说基本上同意自己的赚钱计划,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,也不问许敬之去万安山干什么,就连连点头:“老大叫我们干什么,我们就干什么。”一群人在许敬之的带领下,分坐在两部计程车上,到各处采买材料去了。请继续期待《幻世白书》续集

  原标题:阿根廷新增11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3144例

  新浪娱乐讯 近日,王凯[微博]在采访中回应了解散后援会一事。他认为粉丝支持他的作品,就是一种最良性的互动。

,,正版资枓四肖爆特
 
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