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

计程车在商业学校的大门外停下,许敬之以前陪黄家圣来过几次,这个学校男的多、女的少,学校的围墙外是一排排的地摊,是卖各种小饰品的,抬头往上是个大理石作成的石碑,以金黄色的大字刻著校名。这里不时有学生出出入入,许敬之看了看天色,还挺早的,心想先找家网咖消磨时间。有好几天没上网了。由于是星期天,网咖里的人很多,许敬之找了个位子坐下,打开影像电话后,查听了几个人的留言,最后留言的是他新交的网友纯情动人,然后再仔细查看在线网友,巧了,纯情动人正在线上,许敬之清了清喉咙,接通纯情动人的专线,打了个招呼:“我听见美女的呼唤,所以马上来上网了。”接著,传来纯情动人惊喜的声音:“你终于来了啊?怎么几天都没见你上来啊?”许敬之有点受宠若惊:“这几天事多,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。”纯情动人用她那柔弱清甜的声音说道:“没关系,上网是消遣时间,当然是正事要紧。”许敬之笑著回答:“多谢你的理解,不过让美女等我,毕竟是罪过。”纯情动人调皮地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美女呀?告诉你,我才不美呢,是个丑八怪!”许敬之故作正经地说:“在我看来,温柔体贴的女孩子,都是美女,因为她们的心灵美。”纯情动人咯咯笑道:“你还真会说话啊,如果你想知道我是不是美女,可以视频,不就知道了吗?”许敬之用遗憾的语气说道:“我就是怕看见你啊,我怕看见你之后,会被你吸引得魂都没了,那我不是惨了吗?所以相见不如不见!”纯情动人娇嗔道:“反正你藉口多,现在你不看,以后想看还不给你看了,哼!”女孩那撒娇的语气,让许敬之如饮甘醇,他连忙岔开话题说道:“今天你的心情不错啊。你还是学生吗?”纯情动人很老实的回答:“是啊,我是高三的学生,你是做什么的啊?上次问你,你回答了个莫名其妙的话。”许敬之傻傻地笑著:“我是做什么的?现在保密,你以后会知道的!”纯情动人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问你问题,你却什么都不肯跟我说,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聊天?”许敬之忙道:“不是的,你别误会,好吧,我告诉你,我和你一样也是高三的学生。”纯情动人欢快地笑道:“太好了、太好了,我见你一直不肯说,还以为你是不良份子呢!”许敬之的心情被她感染,他觉得这个女孩真是妙不可言,令人愁怀尽散,故意戏弄她说道:“是不是有很多男孩子追你啊?”纯情动人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问呢?有没有人追我,你又看不见。”许敬之回答:“你这么可爱,我猜一定有很多人喜欢你。”“还好吧?”纯情动人对这个问题轻描淡写的回答了,然后她用无奈的语气说道:“我好朋友来了,她约我一起去逛街,不能陪你聊了,真对不起。”许敬之一看时间,也差不多了,于是说道:“没关系,下次聊吧,再见!”“再见,真想看看不喜欢和网友视频的你,到底长什么样子!”纯情动人说完这句话后,就下线了。其实许敬之心里,也何尝不想看看这位乖巧可爱的纯情动人长什么样呢,只是青青女孩对他的伤害,让他始终裹足不前。出了网咖,在一家小吃店里,随便囫囵吃了点东西,等到夜幕降临,在商业学校围墙外一个阴暗的角落里,许敬之念动无形术:“万物随意行,法咒显圣灵。”等到自己无形了,许敬之穿到围墙中间时,先把头露出去一点,看看附近没有人后,整个人才从围墙里走了出来。如狸猫般地窜到女生宿舍楼下,许敬之轻声唤出小红。女鬼幻影似的出现,许敬之用手指了指三楼亮著灯,窗户外摆著花的那个房间,示意小红要去吓唬的人就住在那。小红说道:“知道了,你到外面去等吧,等下肯定会有一阵骚乱!”许敬之捂著嘴偷笑道:“好的,你要看清楚不要吓著别人了,如果有其他的女生在,你就待会儿动手。”小红回答道: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。”许敬之抿著嘴,窃笑著,一溜烟似地跑到学校外面,站在墙角下等著听里面的尖叫声,他一边等著,一边想像小红大闹宿舍的场景,口中不住“呵呵!”傻笑。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,果然就听见里面远远传来了尖叫声,接著是凌乱的脚步声,许敬之拍著大腿,哈哈大笑起来,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这时,小红现出身来,躲在树的后面,对许敬之说道:“不好了,把人吓死了。”许敬之一听吓死人了,立刻止住了笑声,急忙问道:“你确定死了人?”小红回答道:“是的,里面只有一男一女在做‘那事’,女的骑在上面、男的在下面,那男的一看见我,就吓得四肢抽搐、口吐白沫,而女的尖叫几声之后,吓昏了过去,过一会儿,有人闯进来的时候,我隐身看见一个老师模样的人,摸了摸那男的鼻息,说没气了。”许敬之烦恼的挠了挠头,说道:“这下麻烦了, 六合网今晚开码结果想不到会把人给吓死了。”小红在后面幽幽地说道:“对不起, 六合一句爆特码是我不好。”许敬之知道这不是她的错, 平特复式六连肖论坛连忙安慰她说:“这不能怪你, 香港六合开奖现场直播结果那男的胆子也太小了点,我们快走吧,警察马上就到了。”,一人一鬼匆忙离开。刚坐上计程车,就看见迎面开过几辆闪著红、蓝灯的警车,计程车司机嘀咕了一句:“这年头,太乱了,肯定又是哪儿出事了?”许敬之先到医院看望黄家圣,他先问了值班医生,黄家圣的情况好点没有,医生说情况稳定了,醒来一次,住院费也由小胡子他们先付。许敬之又到黄家圣的病房外看了看,见他已经睡著了,病床旁边还伏著一个人,应该是小胡子他们留下来看望黄家圣的人。其实,这帮小混混还挺讲义气的,他不想进去把黄家圣叫醒,于是一个人回到宿舍里睡觉。第二天上课的时候。老师对黄家圣的缺课没作疑问,高中生翘课已经是平常事了,到了第二节课的时候,有几个警察来学校调查黄家圣被打和秃顶男人被吓死的案件,凭他们的经验,肯定知道这两件事有关连。一位女警察叫来许敬之问话,许敬之一见到她,心就无法不被对方吸引,洁白的皮肤、粉堆玉砌,一米六五的个头,使丰满的她看来更令人想入非非,嘴唇厚但弧线优美,短发乌黑乾净,炯炯有神的眼睛,流露出丝丝女性的妩媚,腰板挺得笔直,将胸前一对玉兔挺得高高的,令许敬之想伸手揽住她的小蛮腰。女警察问过话之后,递给他一张名片,说要是有新线索可以直接联系她,许敬之点点头,在任何漂亮的女性面前,他都不会表露出急色的样子,等女警察走远了以后,他才看了看名片。“李巧梅。”多么美丽的名字,许敬之把名片放进内衣的口袋里。刚转过身,就看见唐勇杰嘴边挂著他那招牌式的微笑走了过来,问道:“刚才那个女警察找你干什么?长得真漂亮,她叫什么名字?”许敬之看见这种金玉其外、败絮其中的浪荡子,心中就有气,冷冷的回答道:“没什么事!”准备回教室。唐勇杰一把按住他的肩头,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许敬之把他的手一拨,针锋相对地说道:“对你需要用什么态度?”唐勇杰看著他远去的背影,嘿嘿笑著说:“你喜欢刘莉倩吧?可是她答应这个星期六陪我玩了!”许敬之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神经病!”不过唐勇杰这句话已经刺伤了他的心,他对刘莉倩的好感大打折扣,看来刘莉倩和其他普通的女孩一样,容易被唐勇杰的物质条件和外表吸引。中午下课的时候,严芳绫老师发布了个通知:下个星期一,全市高中将在体育馆举行秋季联运会,班上的每个男同学,至少要参加一个项目的比赛。教室里顿时闹哄哄、叽叽喳喳的议论开了,新闻资讯许敬之看见唐勇杰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,他在跳高方面有很强的实力,许敬之知道他心里一定在盘算著,到时候又可以出风头了,于是当体育股长王建华走到许敬之面前,询问他参加哪项比赛的时候,许敬之边想边说:“撑杆跳高、长跑、短跑、接力跑、投掷标枪、铅球、跳远……先就这几样吧!”他是存心到时候要给唐勇杰点厉害看看。同学们“哇!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宋刚儒嚷道:“快赶上十项全能了!”刘莉倩也投来好奇的眼光,唐勇杰则是不屑地笑了一笑,王建华笑著说道:“虽然参与第一,比赛第二,积极是好事,不过你参加这么多比赛,体力恐怕无法负荷吧,要不去掉几项吧?”唐勇杰的体育成绩只是一般,也难怪王建华会担心了。许敬之看见唐勇杰那自以为是的微笑就感到厌恶,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:“一个都不改了。”登记完毕,同学们陆续离开教室,唐勇杰在他身后用轻蔑的语气说道:“你也参加撑杆跳?唉,我看是准备让学校丢脸了!”许敬之淡淡地说道:“是吗,不知道到时候是谁给学校丢脸?走著瞧!”语气中透出无比的自信,唐勇杰一楞。走下楼梯,就看见小胡子和两个人带著一盒便当在等他,许敬之心里赞道:想不到当了他们的老大,还真是舒服,照顾得挺周到的!小胡子见他下来了,忙走上前来,说道:“老大,我们已经替你买好便当了。”如此盛情,许敬之感到过意不去,说道:“太麻烦你们了,以后别这样,我自己出去买就可以了!”小胡子陪著他坐在操场边的石凳上,说道:“老大,今天警察去了医院,问了你同学许多问题,说那个指使手下打他的男人已经死了,是被吓死的!”许敬之知道他是想探自己的口风,于是吃著饭含糊地说道:“死了,是吗?那倒好,我还正准备出手教训他,这下省事了!”小胡子紧紧地盯著他的脸,轻声问道:“老大,这事真不是你干的?”许敬之装出恼怒的样子,皱著眉头说道:“你看我像会杀人的人吗?”小胡子见他生气了,连忙说道:“是我说错了话,老大当然不会做这种事,要做吩咐我们去做就行了。”他对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少年,的确有些畏惧。别人大老远的送外卖来,而且对他吩咐的事都一一照办,自己这样对他实在有些过分,胡敬之想了想,改用柔和的语气说道:“你不要乱猜了,这事是不是我干的,以后你自然会知道,我们已经是自己人了!”小胡子听他主动承认和他们是自己人,顿时感激涕零,说道:“不管是不是老大你干的,我们这辈子都跟定你了,总之你荣我们昌,你弱我们衰!”许敬之听他说得有趣,微微笑了笑,将饭盒里最后一口饭扒进嘴巴里,小胡子忙对身边站立著的人说道:“快给老大纸巾,把饭盒扔到垃圾桶里去。”许敬之对这种总统级别的待遇,有些消受不起,说道:“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。”但旁边的两个人,早把他手中的饭盒夺过去,丢到十几步远外的垃圾桶里,许敬之接过纸巾擦了擦嘴,他现在有点感到,自己的确像电视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样了。小胡子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:“老大,今天晚上去我朋友那边的洗浴中心怎么样?昨天你同学出了事没去成,今天可以去了吧?”许敬之心里一动,但是马上又摇摇头说道:“我好朋友现在躺在医院里,我却在外面逍遥快活,不去陪他,那我和无情无义的人有什么分别?”小胡子一听,当即朝他竖起大拇指,称赞道:“到底是老大,有情有义,我们以后跟著你更放心了。”许敬之被他夸得有些脸红,说道:“不说了,我现在回寝室睡一会儿,下午还有课,谢谢你们的外卖。”小胡子说道:“好,您去休息吧,我们也该走了,下午再来给您送外卖。”许敬之一听他还要来送,连忙叫住他:“等一下,下午不用送了,我自己出去吃。”小胡子一边走,一边说道:“没事,为老大服务是应该的啊!”许敬之只有望著他们远去的背影,苦笑摇头,回宿舍的时候在路上碰到刘莉倩,对方明显对自己有点好奇了,问道:“你怎么会和那群人在一起?”许敬之一想起唐勇杰的话,气就不打一处来,语含讥讽地说道:“那我要和什么人在一起才是学生的样?我宁愿与真小人为伍,也不跟伪君子作伴!”刘莉倩不知他为什么如此回答自己的话,一时呆住了,许敬之没有理她,从她身边穿了过去,一股淡雅幽香飘进鼻端。“可惜了,如此尤物却要成为唐勇杰那种人的食物。许敬之心里感觉酸酸的。人民医院是市内条件最好的医院,硬体和软体设施都是一流,许敬之陪著黄家圣在病房里看电视,门口两个小太保在看著,他们是小胡子派来听候许敬之使唤的,许敬之久而久之也习惯了。电视台播放了一条新闻:第二附属医院的住院病人,莫名其妙的大批死亡,目前卫生部门正对该医院进行调查之中。黄家圣开著玩笑说道:“幸亏我没住进这家医院,不然可能也没命了。”许敬之正要答话,猛地想起第二附属医院,不就是自己住过的那家医院吗?怎么突然一下死了这么多人,难道又有那种东西?黄家圣见他发呆,碰了下他的肩膀,问道:“怎么了,有什么事吗?”许敬之口中说没事,心里却在想,晚点得去那家医院查看、查看。黄家圣睡著之后,许敬之吩咐守在门外的两个小太保照顾好他,然后坐著计程车,来到市附属第二医院。计程车司机好像对这个地方有点畏惧,慌忙找给许敬之零钱后,急急忙忙开著车跑了。医院里一片漆黑,只有院门口上,亮著盏昏暗的顶灯,这家医院忽然给人一种阴森、恐怖的感觉。传达室里竟然空无一人,许敬之大摇大摆的进了医院,连传达室都没人,那么这整个医院现在的晚上也是空无一人了,风从各个走道里吹了过来,发出“呜、呜!”的声音,像夜鬼在啼哭。这时,小红现身出来,担忧的对许敬之说:“我感觉到这个医院里的鬼气很重,只略逊于奈何桥上的阴气。”许敬之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,问道:“你是说这个医院里有很多鬼吗?”小红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有多少鬼,如果只有一、两个的话,那么这个鬼的戾气应该极重,恐怕已经是修罗级别的了。”许敬之只知道修罗是很厉害的鬼怪,不过六丁六甲之神应该还能克制住它们,于是他对小红说道:“没事,我有手段对付它们,如果太危险的话,你就不要出来了,免得你遇到危险。”小红没有答话,消失在黑暗中。许敬之贴著墙,漫无目的地向前走著,他只想深入,而每前进一步,心头的压迫感就重一分,到处是鬼影婆娑、死气沈沈的建筑物。大楼的门敞开著,像一个张著大口的鬼怪,正等著他进去。许敬之摸索著走了进去,一楼的值班室里冷冷清清,只有阴冷的月光铺洒在里面的桌椅上,照理说这家医院不会如此荒凉,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,这正是许敬之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突然,许敬之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,汗毛也竖了起来,回头一看,只见一个穿著白衣,面目狰狞的鬼正望著他,那眼睛里流淌著鲜血。许敬之喝道:“我正要找你们,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,受死吧!”话完,从怀里抽出卷轴,念道:“六丁六甲如律令,法咒显圣灵!”一尊金甲巨神伸手把鬼捉了去。小红在旁边现出形来,惊异道:“想不到你居然能驱使六丁六甲之神?”许敬之刚准备答话,却听见二楼有女人的尖叫声,他顾不上回答小红,连忙向二楼跑去,看见一个女人倒在病房门口的地上,而身子向病房里面滑动,是有东西在里面拖她。许敬之急忙跑上前去,借著月色,看清楚了女人那张绝美的脸。令许敬之大吃一惊的是,这个女人竟然是警察李巧梅。

  北京时间5月17日凌晨讯 意大利总理朱塞佩-孔特证实,从5月18日起各支足球队可以恢复合练,但各俱乐部是否会接受卫生协议还有待观察。意大利目前正进入应对新冠疫情的下一个阶段,并将进一步放松封锁措施。

,,三中三复式组数表图片
 


Powered by 香港六合一肖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